9月18日电 17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浙江九翎已于2020年9月16日收到嵊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证明本次股权变更完成的相关文件,公司不再持有浙江九翎的股权。”从时间上来看,从9月15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拟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转让浙江九翎的70%股权到已办理完成,仅仅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动作堪称神速。

传奇“IP”埋隐患 九翎受困难翻身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浙江九翎成立于2017年4月,此前专注于HTML5游戏以及微信小游戏开发,其自主研发的HTML5游戏《传奇来了》,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2017年度、2018年前3个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4亿元和1.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2亿元和5729.67万元。

2018年5月29日,恺英网络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第三届监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全资子公司收购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议案》,同意上海恺英与浙江九翎股东周瑜、黄燕、李思韵、张敬(以下合称“原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06,400万元人民币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并约定浙江九翎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预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9亿元、2.2亿元和2.9亿元。

2018年6月22日,恺英网络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全资子公司与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的议案》,约定原股东应在2018年股权转让完成后的12个月(即2019年6月27日前),投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资金购买恺英网络股份。但此次约定内容迟迟未能履行。

因《传奇》IP手游爆红的九翎,很快就卷入《传奇》IP的娱美德(Wemade)和亚拓士(Actoz)两大版权方之间的争端,连续被双方起诉,判赔金额已达22.9亿人民币(娱美德旗下传奇IP公司主张,截止2019年12月18日,九翎应向其支付76.62亿元)。

10.64亿元价格买入的股份,如今1元就卖出。如此“壮士断腕”,背后的原因是九翎在被恺英收购后发生多起重大仲裁诉讼案件,至今无法解决,并可能导致未来无法持续经营。浙江九翎公司估值更是从收购时的152,000万元,如断崖式下跌到-205,987.91万元。

目前九翎主要涉及三起重大IP争议仲裁诉讼案件,均与《传奇》IP有关:

(1)株式会社传奇IP 公司(韩国)诉九翎、德清盛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裁决,九翎、德清盛乐截至2020年4月3日合计应支付5.0182亿元。

(2)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韩国)诉九翎,韩国商事仲裁院已作出终局裁决,裁决九翎赔偿传奇 IP公司合计约为人民币16.9823亿元(不含利息),还要支付预付仲裁费223754811韩元(按今日汇率计算约人民币129万元)。

(3)亚拓士诉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韩国)、九翎、上海敢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案,一审已判决,驳回亚拓士全部诉请(要九翎等赔偿9000万元),亚拓士提起上诉。

上海恺英不堪重负 断臂求生

浙江九翎已成为拖累恺英网络发展的巨大障碍,一方面,收购初期的业绩承诺无法达成,另一方面,公司受制于传奇IP纷争,高额的诉讼赔偿使得公司疲于应付,无心业务发展。而作为母公司的恺英网络则背负巨额商誉,岌岌可危。

2020年4月2日晚间,恺英网络披露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决定与浙江九翎签署《关于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之终止协议》。

公告显示“为了妥善解决上海恺英与原股东的纠纷,且鉴于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可能在未来无法持续经营,前期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之目的不可实现,为了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利益,上海恺英与原股东磋商,拟签署《关于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之终止协议》(以下简称“终止协议”),约定原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协议终止履行:上海恺英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向上海恺英返还股权转让价款960,837,408元。”

7月7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因浙江九翎原股东黄燕女士要求对《终止协议》约定的债权债务解决方案进行修改,并在2020年6月28日到公司索回了之前黄燕女士、张敬先生的《终止协议》签字页,其行为导致《终止协议》无法生效,从而取消了原定于7月10日召开的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而9月16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的《关于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案调解方案及变更浙江九翎原股东相关承诺的公告》可以看做是在终止协议后的再一次努力。

公告显示“浙江九翎判赔金额已达人民币22.9亿元,而且经评估公司评估其净资产账面价值为0,本次浙江九翎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无需投入大量资源应对繁冗的法律纠纷,有利于公司集中人力、资金等资源专注投入产品开发和运营,预计会对公司产生积极影响,有利于公司长远持续发展。”

晚间同时发布《关于子公司提起重大诉讼及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案调解方案的进展公告》,2020年9月17日,上海恺英收到上海一中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约定原告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被告周瑜、李思韵确认被告周瑜应向原告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赔偿款602,541,138.6元,被告李思韵应向原告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支付赔偿款137,303,665.6元。周瑜分三次支持赔偿款,最晚于2024年3月14日前全部付清。

摆脱桎梏轻装上阵 恺英网络有望进入发展快车道

恺英网络8月27日晚间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1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25.5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8.16%。

恺英网络2019年以来内部受困于高管涉案、巨额诉讼、监管立案等一些列问题,引发外界质疑。报告期内证监立案结束,公安立案层面除实控人外涉案人员均取保候审且案件为个人涉案,公司管理层在二股东欲夺控制权屡屡制造经营干扰的情况下,通过增持及股权激励,实现业绩止跌、股价恢复,业务拓展也取得重要进展。同时受到《暗夜破晓》交由腾讯独代等利好信息影响,恺英网络股价创下近两年股价新高,8月7日一度攀升至高位7.49元。公开信息显示,3月18日至6月2日期间,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累计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份148,372,434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89%,累计增持金额约45,876.28万元。

7月24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以公司董事长金锋、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沈军为代表的公司管理团队,自2020年7月13日至7月23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379.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8%,累计增持金额约1829.42万元。本次增持后,董事长金锋持有公司股份14,9,638,884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95%。

除高管持续增持以外,恺英网络2020年第一季度推出股份回购计划,用于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和员工股权激励。公告显示,截止2月14日,恺英网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3776.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5%,使用金额近1亿元,该回购计划实施完成。

分析人士认为,对于正在积极聚焦主业、重整发展、回归正轨的恺英网络而言,股权回购、高管增持等一些列动作,都对稳定公司经营有着积极意义。而此次浙江九翎这一不良资产的剥离,更是让恺英网络摆脱桎梏,更加专注主营业务发展,集中人力、资金等资源专注投入产品开发和运营,而随着公司新游戏如《暗夜破晓》、《高能手办团》、《刀剑神域黑衣战士:王牌》以及《魔神英雄传》的陆续推出,恺英网络有望进入发展快车道。